在图书馆看到一本《耳谈类增》,为明代王同轨所著。这是一本笔记小说体的著作,跟《世说新语》类似,里面记录了一些奇闻异事。单有一类名曰雅谑,就是一些高雅的玩笑和机智的对话。我觉得很有趣,这里便摘录几则。

文正公好雅谑,当在翰林时,有陆某淹郎署,复迁职方,公曰:”公其知机乎?故又入职方。”谓入织房也。陆亦曰:“公非附热者,何以旧在翰林?”谓汗淋也。公大笑。

注:职方为古代官职名。

大司马陈公汝言,与太子洗马刘公定之友善,一日谓曰:“君业洗马,日洗几马?”刘曰:“厩马皆洗过,独大司马洗不得。”陈公大笑。

司马非马。

苏州太湖包山寺僧天灵,通內典、《文选》诸书,客有秀才嘲之曰:“秃驴‘秃’字如何写?”僧即答曰:“乃秀才‘秀’字掉转尾去便是。”

秀才何苦为难秃和尚。

偶有直值按江北,时合肥大尹请见,其人且骨立,然亦与直指有旧,因戏之曰:“合肥知县因何瘦?”一时莫能对。适芜湖典史以解务至,其人多须,尹一见即对曰:“芜湖典史却多须。”直指笑而赏之。

这个真是绝了。注:直指为官职名。

有客食糕而美,潜以一粘案下,欲私之。主人窥见,故曰:“天下有三不平事。”曰:“何也?”曰;“贱人女曰大姐,贵人女反曰小姐;内官曰公,外官反曰爷;浮屠插云表曰塌糍,食置案下反曰高。非三不平乎?”

高通糕。

有人六十再娶,许青阳嘲之以诗曰:“六十作新郎,残花入洞房。聚犹秋燕子,健亦病鸳鸯。戏水全无力,衔泥不上粱。空烦神女意,为雨傍高唐。”

这就有点黄了。想起李国文的一篇散文《不娶少妇》,也很有趣。

有贵公谒某公,某公未出,见其子戏庭侧,尚是婴稚,以为业童子艺也,出一对曰:“月圆。”即应曰:“风扁。”问:“风何尝扁?”曰:“侧缝皆入,不扁何能?”又出一对曰:“凤鸣。”即应曰:“牛舞。”问:“牛何尝舞?”曰:“百兽率舞,牛在其中。”

机智的少年,不知道长大后是何人才。

两土成圭,乃圭璋之圭,非龟鳖之龟。既非龟鳖,何以添卜成卦?
两火成炎,乃炎凉之炎,非鱼盐之盐。既非鱼盐,何以添水成淡?

文字游戏。